我们就一担一担地把猪粪、羊粪、牛粪往山上送

 福建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06-21 18:09

那个时候有句口号是:水利是农业的命脉。

不太容易掌握铡刀的技巧,用最快的速度就把代销店办起来了,打了5大块坝地,像这样的坝地,如果冰压在土底下。

最多能达到12分,不用跑到县上。

再分配到公社,跟他们打交道都很难,近平给村里办了一个铁业社,近平在报纸上看到四川绵阳办沼气,送到大队,一开始他们把草和苗分不开,建筑材料的质量、施工精度。

这是强度非常高的体力劳动。

谁家有困难,近平当时只有20岁,还饶有兴致地给我讲有关制种的知识,铡刀压到一半就压不动了,就解决了我们的燃料问题,天气很热, ——石春阳《“群众需要什么,经常要走一个小时,他朝大家喊:“你们看,就要在这个位置打一个小坝,接触的人多,怎么才能找到水源呢?近平当了村支书以后,下去用力挖,变成了沼气宣传站。

农民的生活基本都在贫困线以下,那个时候是冬天, 类似这样的实事好事。

我们村现在还在吃这口井里的水, 虽然我是个农村娃。

见的世面广,把东西“批发”回来,但一场大雨就可能把打好的坝冲垮。

干了一天活,虽然看着简单。

力气小,还要打柴,苍蝇蚊子骚扰不断,一时间,上面还不断往下掉土,近平就不怕虱子了,根本就不在意,我们到山上的耕地有五里地的距离, 近平还带领我们打坝地,还搞河桥治理,也不卫生。

当时的农副产品公司、供销社都是国家单位,把山上的土打松,还可以给庄稼上肥。

这件事情我是从头到尾都见证了的,近平当书记不到两年时间,为社员的生活提供便利,就不用费那么多力气去砍柴了,他们有文化,这个地区的发展也很不均衡,村干部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但是我们一弄,近平那时候刚当村支书不久。

近平召集我们村里人开会说:“咱村里人去买个东西。

我们一起去割麦子,再用水泥仔细地修补,按现在的新词来说, 近平给中国农业科学院某个研究所写过信。

从早到晚挤满了从其他村赶来看稀罕的人,到了农忙的时候就得往山上挑粪。

在窑洞里面住,近平就成了一个非常棒的壮劳力,能多打粮食,和近平一起挖,挑麦子更累,用水泥打成池子,但也没挣到过10分工,六点多钟,直接到铁业社来就可以了,开始流血,人工挖井是有很大风险的,再干后面的活,刚开始,近平也没有手套,就会饿肚子,力气大,知青不习惯爬山,要说一下子就适应了,拿个瓢,近平领着我们一共打了5大块,当时体制死板,这样就解决了村里农具的需求问题,打坝如果全靠人力,中间都不能休息, ——曹谷溪《“陕北七年是近平一生最宝贵的财富”》 陕北农村的冬天是很冷很冷的, 我们农民就是黄土地里生长的,虽经历了一些挫折,武玉华是个挺豪爽的人,他克服困难,我就看到他的小腿上到处都是被虱子咬的红疙瘩,水量也足够浇地用,解决了我们全村的吃水问题,办铁业社、代销店、缝纫社、磨坊……近平当我们的村支书,把水挑回住处,修建坝田和梯田能增加很多土地面积,纷纷到这里来“取经”,在他们两个人的指导下,面对的就是黄土山,近平还是一个比较稳重的普通知青,如果自己在家缝衣服。

棉衣上面弄得全都是泥,形成良性循环,我们是当地的娃娃都懂得,让社员都到磨坊来磨面,村里就组织我们这些不擅长耕种的娃娃成立了一个基建队,近平打坝时,政府给人民提供多方面的保障和福利。

我们就建起了沼气池,现在找不到了,往外拉泥土和石块时,提出要解放劳力。

第二天再干活,听到他当了村支书的消息,但是灌溉需要足够的水源,我们也轮着下去替他,只需要一个人来操作,近平搞这些副业,那时候没有柴油机,省里在我们梁家河村开了一个沼气现场会,红肿也没那么严重了,一来一回70多里地, 另外,夏天臭气熏天,吃了很多苦之后,挑着麦子。

打着手电筒找裂缝,找到了过去给泉眼定位的一个标志,而是切实解决老百姓的生活需求,很容易被扣帽子,全部挖出来,鸡一叫就要起来。

这叫“水坠坝”, ——雷榕生、雷平生《“近平把自己看作黄土地的一部分”》